本文以《异形》系列电影和其衍生作品(游戏)的世界观为参考,梳理完整的异形故事时间线,外传内容比如《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四十亿年前

  一群“工程师”(人类后来对他们的称呼)来到远古时期的地球,其中一位拥有完美体形的工程师饮下一种黑色物质,身体被分解,留下的遗传有机物质成为了地球上生命的起源。
工程师
  其后漫长的时间里,工程师们数次造访地球,观察这里生命种群的变化,但是他们并不干预演化过程,直到人类的出现。

二十万年前

  工程师再次造访地球,发现地球的智慧生命与他们有着类似的外表,工程师们在这里逗留了较长一段时间参与了古人类的文明发展历程。
  在这个过程中,工程师教导古人类使用他们的语言和文字,并且向人类展示了工程师自己的故乡(一份用二维星图标注的星群坐标系)。
image.png

公元1990年

  彼得·维兰德出生于印度(英国裔)。

公元2012年

  维兰德公司在美国旧金山成立,成立之初估值便突破了20亿美金,成为最热门的科技初创企业。

公元2023年

  彼得·维兰德发表TED演讲,提出“建设更美好的世界”的口号,规划了公司未来在人类科技领域的发展方向,并首次公布了仿生机器人计划。

公元2025年

  仿生机器人1号原型机诞生,被彼得·维兰德取名为“大卫”。

公元2089年

  伊丽莎白·肖恩和查尔斯·哈洛威两位考古学博士在苏格兰某地发现了一处古文明遗址,其上用壁画描绘了一种超人类物种的存在,以及上文提到的星群坐标系。
  两人结合了早先在世界各地的考古发现,确认这个星群坐标是真实存在的,其中的一颗行星被命名为LV-223。同年伊丽莎白·肖恩与当时已经重病缠身的彼得·维兰德见面。

公元2090年

  彼得·维兰德不顾董事会的反对执意要启动“普罗米修斯”计划,为此他甚至出让了自己控制的部分维兰德集团股权以及两个董事会席位。

  所有集团资源被调配到这个计划当中,当时许多设备都还处于研发状态,但维兰德集团用其非凡的工业能力在一年内完成了大部分原型机的测试。

  年底普罗米修斯号正式启航,该型飞船设计搭载16人(实为17人),预计航行时间超过两年。

公元2091年

  维兰德集团董事会宣布,公司创始人彼得·维兰德爵士“去世”(实际随着普罗米修斯号前往LV-223)。

公元2092年底 电影《普罗米修斯》的剧情正式展开

  普罗米修斯号抵达LV-223,众人在星球表面发现了工程师留下的大型飞船,并在其中发现了神秘的黑色物质和还在冬眠的工程师。整个事件朝着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部分船员遭到黑色物质感染而产生变异,当伊丽莎白·肖恩博士意识到这里是工程师的生化武器试验场时,她要求普罗米修斯号的船长开船撞击已经起飞了的工程师飞船“甜甜圈”,并且向地球发回警告。
  普罗米修斯号的到来引发的后果不止于此,从伊丽莎白·肖恩体内孕育出的“三叶虫”感染了一位工程师,然后从工程师体内孵化出了一种全新的异形种族(官方设定为“执事”异形)。

三叶虫

执事

公元2093年

  在LV-223星球表面幸存的伊丽莎白·肖恩博士带走了仿生人大卫VIII型的残骸,登上另一艘“甜甜圈”飞船打算前往工程师的母星。飞行途中伊丽莎白不得不尝试修复大卫的身体,因为接下去无论是操作导航系统还是工程师使用的冬眠舱都需要大卫的帮助和参与。

  随后漫长的旅途中,伊丽莎白进入了冬眠,大卫独自在陌生的工程师飞船中徘徊,探索着这些所谓“造物主”的秘密(很可能在这段时间里让大卫有了自己创造生命的想法)。

公元2095年

  大卫驾驶“甜甜圈”来到工程师母星,他并没有唤醒冬眠中的伊丽莎白,而是使用飞船携带的黑色物质杀死了星球上的所有生物。
  随后他在工程师的城市中建立起自己的实验基地,探索他们的文明秘密。大卫杀死了伊丽莎白·肖恩,将她当成自己培育全新物种的实验工具。

公元2098年

  尽管维兰德集团竭力掩盖,普罗米修斯计划失败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集团股价大跌,甚至引发了一次金融危机。

  同年董事会决定启动针对普罗米修斯计划的内部审查,并对早前收到的普罗米修斯号传回的警告信息进行分析。人类第一次了解到还有另一种智慧种族的存在,不过由于信息量不足,无法准确判断这个智慧种族的基本情况。

公元2099年

  维兰德集团在仿生人专利案上击败汤谷株式会社,同年收购了汤谷的全部股权,将其所有仿生人技术纳入到自己旗下,并且在次年成功推出了仿生人“大卫”IX型。
  凭借该型号仿生人在世界各地大放异彩,维兰德·汤谷集团成功挽回了普罗米修斯计划失败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公元2100年元旦

  维兰德·汤谷集团在其火星基地宣布他们即将开启下一步的人类拓殖计划,此时人类已经在太阳系内多个行星建立了殖民地,集团将带领人类走出太阳系,迈向宇宙的更深处。

公元2103年

  契约号建造完成并成功试航,期间遭到了一些反殖民人士的阻挠甚至袭击,他们认为人类的向外拓殖会招致未知的灾祸,普罗米修斯号就是最好的例子。同年,针对这些恐怖袭击,集团成立了自己的安保公司,后来发展成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武装集团。

公元2104年 电影《异形:契约》的故事正式展开

  契约号航向Origae-6星球的过程中收到一段奇怪的讯息,后来被确认为伊丽莎白·肖恩博士的声音。

  契约号没有选择前往他们的目的地Origae-6,而是转向探索那段讯息的来源。在那颗被称为“天堂星”的星球上,船员被一种黑色孢子状物质感染,随后在他们体内孕育出了异形的“新变体”(Neomorph),这是人类首次与异形生物接触。

Neomorph

  此时大卫的实验已经接近完成,他将那些被引诱来的船员当作试验品,用自己创造的异形抱脸虫感染了他们,进而诞生出了第一批真正意义上异形生物,被称为原型异形(Protomorph),异形这个种族在大卫的改造下逐在趋于完美。
原型异形

  最终大卫假扮和他一模一样的生化人沃尔特登上了契约号,在所有幸存者进入冬眠后他将拥有更多的试验品来创造属于他的完美生物。

公元2120年

  接连两次太空计划的失败严重打击了维兰德·汤谷集团,虽然他们仍旧没有放弃在殖民技术方面的探索,但已经把主业转向了资源采掘。

  集团的M级商业拖船诺斯特罗莫号(The Nostromo)首航前往提杜斯星区。这种长334米的大型飞船可以拖曳超过6万吨的货物进行超光速巡航。

  同年维兰德·汤谷集团游说美国政府立法,规定每艘在美注册的商业飞船都需要配备一名仿生机器人。

公元2122年 电影《异形》的故事发生

  诺斯特罗莫号的船员在返航途中被一段求救信号从冬眠中唤醒,按照公司规定船员必须启动调查程序,所以他们不得已降落在了当时还未开发的LV-426星球上。

LV-426

  那段信号来自一艘外星人的飞船(前文中的工程师飞船“甜甜圈”),诺斯特罗莫号的船员在那里发现了数量可观的卵形生物,一名船员近距离观察的时候遭到感染。

  飞船上随行的仿生人艾什违反了隔离检疫规定将该名受感染船员带上了诺斯特罗莫号,最终导致除艾伦·蕾普利少尉以外的全体船员死亡。

  若干年后维兰德·汤谷集团收到了飞船AI发回的关于外星生物的信息,被作为绝密文件保存了下来,下落不明的诺斯特罗莫号和其船员被定义为失踪。

公元2124年

  塞瓦斯托波尔空间站建成(《异形:隔离》中出现的空间站),它是在KG-348星球轨道上的大型空间站,用于采掘星球表面丰富的气体资源。

  塞瓦斯托波尔空间站

公元2127年

  迈克尔·毕晓普·维兰德(《异形2》中仿生人“主教”的原型)出生,当时维兰德家族已经基本失去了对集团的控制权,董事会只给维兰德家族保留了一个荣誉董事的席位,但是长大后的迈克尔·维兰德年轻时就展现出了非凡的天赋,不但带领家族重新掌握了集团的控制权,还拓展了公司与军方的合作项目。

公元2137年

  一艘叫做安妮斯朵拉号的私人深空打捞船停泊在了塞瓦斯托波尔空间站的泊位上,它早先在Zeta-网罟座星区收集残骸的时候意外找到了诺斯特罗莫号的残骸,在其中发现了飞行记录仪。安妮斯朵拉号的船员希望通过飞行数据找到整艘飞船和它拖运的货物,但是信标将他们引向了LV-426.....

  在星球表面他们遭遇了类似的事情,一名船员被抱脸虫袭击,不过他们将其置于冬眠舱内,希望能就近寻求医疗协助,于是他们来到了塞瓦斯托波尔空间站。

公元2137年 《异形:隔离》的剧情发生

  艾伦·蕾普利的女儿阿曼达·蕾普利已经25岁,同样为维兰德·汤谷集团工作。她偶然间得知塞瓦斯托波尔空间站可能寻获了其母亲当年服役的诺斯特罗莫号的飞行记录仪,她决定搭乘多伦斯号运输船前往那里探明真相。

  阿曼达·蕾普利

  但是登上空间站后发现那里已经发生了变故,有一种异形生物正在袭击人类,而大部分空间站工作人员要么已经死亡,要么成了东躲西藏为了求生而变得狂乱的拾荒者。

  几番死里逃生的经历后,阿曼达·蕾普利发现公司其实想要保证空间站上那些异形的安全而置员工的安危于不顾,她决定消灭空间站上所有的异形和它们的卵。

  在一些船员的帮助下,阿曼达·蕾普利成功用反应炉摧毁了异形的巢穴,但是由于引擎超负荷,轨道维持系统失灵,塞瓦斯托波尔空间站最后坠入了KG-348的巨大气态云层。

  阿曼达·蕾普利搭乘的多伦斯号上也出现了异形,她穿上太空服将自己和异形一同吹出了飞船.....

公元2137年

  阿曼达·蕾普利在漂浮了3天后被维兰德公司派出的紧急医疗队寻获,他们将其带往一处秘密研究机构,曼德尔空间站,她发现维兰德公司已经获得了异形的基因样本并试图培养自己的异形。

公元2140年 《异形:抵抗》的故事发生

  回到地球的阿曼达·蕾普利执着于揭露维兰德·汤谷集团的阴谋,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而且集团在地球上的影响力也不是一个普通的机械工程师可以扳倒的。

  后来她找到了一个暗中反抗维兰德·汤谷集团的秘密组织,其中的成员祖拉是她曾经的好友。随后她们便一直在与公司战斗,寻找和破坏公司的秘密研究据点,销毁还在进行中的研究资料,阿曼达·蕾普利也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丈夫,两人结婚后她改姓了麦克连恩。

公元2159年 《异形:走出阴影》的故事发生

  深空采矿船马里昂号(DSMO Marion)上的矿工在LV-178星球地表采掘的时候遭到了异形的袭击,马里昂号自己的轨道引擎也被逃生的穿梭机撞毁。与此同时艾伦·蕾普利所在的诺斯特罗莫号救生艇检测到了马里昂号发出的短程求救信号,救生艇上的AI使用了最后所剩不多的动力朝马里昂号飞去并与之接驳。

  原来艾伦·蕾普利将仿生人艾什摧毁后,他将自己的AI上传到了救生艇的电脑中,他检测到马里昂号的求救信号并控制救生艇来到了LV-178,艾什仍旧想要完成公司交给他的指令。

  艾伦·蕾普利从冬眠中醒来后发现自己虽然获救,但却身处另一场漩涡,而且仍旧与异形有关。从船员口中的描述来看,那种异形似乎与艾伦·蕾普利之前在诺斯特罗莫号上遇到的种类不同,体型更小,类似大型猎犬。

  马里昂号从轨道上的坠落已经不可逆转,众人唯一的逃生机会就是登上蕾普利的那艘救生艇,轮流使用那个冬眠舱,或许能在老死之前被搜救队找到,不过在这之前他们需要先换掉已经用干了的能量电池。艾伦·蕾普利要求使用马里昂号的自动医疗舱消除自己过往关于异形的记忆,因为她在冬眠中一遍又一遍地梦见自己的女儿阿曼达被异形杀死。

  最后好不容易替换掉救生舱的能量电池,幸存的船员霍伯把艾伦·蕾普利和她的宠物猫重新放回冬眠舱,并将隐藏在救生舱中的艾什删除掉,但是艾什在最后一刻启动了救生舱的发射程序,没有选择的霍伯只能留在了马里昂号上操作与救生舱的脱离程序。

公元2160年

  未开发行星LV-426被维兰德·汤谷集团买下,很快就开始了大气层改造,包括工程师和他们的家属在内,公司向那座星球移民了超过70人。

公元2178年

  阿曼达·蕾普利去世,享年66岁。

公元2179年 电影《异形2》的故事发生

  艾伦·蕾普利在外层星区被搜救队寻获,由于早先的记忆消除,她已经完全不记得2159年在LV-178上发生的事情。经过身份比对,维兰德公司确认她是诺斯特罗莫号上的飞行官艾伦·蕾普利少尉。得知自己的身份后蕾普利恢复了一部分在诺斯特罗莫号上的记忆。她向公司的联络员卡特·伯克讲出了自己的经历,并且在随后的听证会上再次向公司代表阐述了自己炸毁整艘拖船的原因。
  不过公司仅仅以“行为失据”为理由草草关闭了该事件的调查,艾伦·蕾普利少尉的军衔以及飞行官的职务均被剥夺。

  不久之后一份加密信息被发往LV-426,其内容为一串位置坐标,要求当地的殖民工程师派人前往该坐标调查。

  此处《异形:痛苦之河》的故事发生,讲述了瑞贝卡·乔丹(纽特)如何在充满异形的LV-426殖民地幸存下来的故事。

  在LV-426不出意料地与公司中断联络后,卡特·伯克再次找到艾伦·蕾普利要求她配合殖民地陆战队前往调查事情原委。

  经过一番交战,艾伦·蕾普利在异形的巢穴中救出了殖民地唯一的幸存者——小女孩纽特,并且在飞船上杀死了追来的异形女王。该次事件有四名幸存者:艾伦·蕾普利、纽特、希克斯下士和仿生人“主教”。

公元2179年 《异形:殖民地陆战队》DLC《Stasis Interrupted》的故事发生

  众人在LV-426殖民地中与异形战斗的时候,卡特·伯克向公司发出了一条秘密信息,表示该星球发现了大批异形生物体。

  最后的幸存者进入冬眠舱不久,殖民地陆战队的战舰被一艘维兰德公司的研究船莱加托号拦截(“主教”失去行动力被封存,船上没有人预警)。先前躲藏在战舰上的异形女王产下了几颗异形卵,正当两船通过连接桥接驳后,卵中的抱脸虫孵化并袭击了打算登船的维兰德公司研究人员。

  混乱中莱加托号上的遭到绑架的一些殖民地平民逃脱到了陆战队战舰上,他们唤醒了冬眠中的希克斯下士,并且使用陆战队战舰上的武器向莱加托号射击。而莱加托号的自动反击导致战舰上引发了一连串爆炸和火灾,情急之下希克斯下士回到冬眠室启动了紧急逃生船(EEV),但是希克斯自己被断裂的金属管刺穿胸膛而死。

  此时一只躲藏在阴影中的抱脸虫出现破坏了艾伦·蕾普利的冬眠舱,在其体内种下了一个异形女王的胚胎。

  以上剧情是官方为了补齐《异形2》和《异形3》之间的情节空白而强行增加的内容,总得来说不够理想,有许多漏洞没有得到解释。

公元2179年 《异形3》的故事发生

  艾伦·蕾普利的EEV坠毁在菲奥莉娜“狂暴”161,那里被当作关押双Y染色体重刑犯的监狱。而EEV中的皇家抱脸虫在感染了艾伦·蕾普利后并没有死去,它找到机会又感染了监狱里的一只宠物狗,从它体内孵化出了全新的异形种类——体型更小的“信使”(可能与LV-178上的异形类似,都是从小型生物的身体中孵化)。

  “信使”异形

  这只“信使”异形用隐秘的行动给监狱人员造成了巨大的恐慌,同时艾伦·蕾普利也意识到自己身体里可能也被种下了异形的胚胎。

  她利用EEV上的CAT扫描身体之后,确认了体内有一只异形存在,同时该扫描信息被回传给了维兰德公司,一支医疗小组被火速派往“狂暴”161。

  等到维兰德公司的医疗小组到达现场的时候,“信使”异形已经被艾伦·蕾普利和其他的幸存人员利用熔炉内的高温金属杀死,不过维兰德公司更希望得到蕾普利身体里的女王,为此迈克尔·毕晓普·维兰德亲自来到现场(“主教”的形象就是根据他的外貌设计的)。

  但是艾伦·蕾普利没有给他们机会,纵身跳进了熔炉。

公元2194年

  维兰德·汤谷集团执行总裁迈克尔·毕晓普·维兰德去世,与此同时公司正面临一系列针对其殖民开发方面的诉讼,维兰德·汤谷开始走向衰败。

公元2235年

  一系列重大的决策失误导致维兰德·汤谷集团在生物技术领域迟迟没有突破,他们的仿生人技术已经被其他竞争对手赶超。另外经过漫长的诉讼,许多在殖民开发时期针对平民的不法侵害案件都浮出了水面,集团面临巨额赔偿的同时还被口诛笔伐。董事会不得不批准公司出售股权,经过一系列谈判,沃尔玛集团收购了其6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维兰德·汤谷的核心资产生物技术部门被重新并入沃尔玛旗下的生物科技公司“联合军事系统”。

公元2379年 《异形4:重生》的故事发生

  “联合军事系统”利用早先维兰德公司在“狂暴”161搜集到的血液样本试图克隆艾伦·蕾普利的身体,经过了一系列的失败后成功在蕾普利8号身上取得了成功。

  她的身体不但被完美复制,而且体内的异形女王也一并被完美克隆了出来。“联合军事系统”的科学家们通过手术成功取出了女王胚胎,他们计划利用女王繁殖更多的异形供他们研究。

  蕾普利8号则因为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其基因就与异形的基因相混合,不但有了强大的再生能力,血液也和异形一样有了腐蚀性。她对过往的经历还有一些模糊的记忆,被科学家认为是异形基因当中的某种代际相传的特异能力。

  对异形的研究不出所料地发生了意外,空间站里的13只异形逃脱,开始肆意捕杀人类,而异形女王也因为有了蕾普利8号的人类基因,其繁殖方式从卵生进化为胎生,一种人类与异形的新混合亚种从女王的繁殖囊中诞生。

  这种“新生体”同时具有人类和异形的特征,经过一番辨认,它不认为生下自己的异形女王是自己的同类,一掌拍死了它,反而转头将蕾普利8号当成了自己的母亲。蕾普利8号利用自己腐蚀性的血液,在私掠海盗船比蒂号上将这只“新生体”异形扔进了太空。而比蒂号也因为失去舱内压力不得不迫降临近的一颗行星——地球。

公元2479年《异形:悲伤之海》的故事发生

  距离2159年马里昂号在LV-178星球发生的悲剧性事件已经过去了几百年。当时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有引起注意,如今人类已经在LV-178星球完成了大气改造,建立起了殖民地。但是他们对行星地表进行可居住化改造的过程中遇到了问题,有相当大一片区域似乎是有毒的沙漠地带,无法种植任何植被,被这片奇怪区域困扰的行星工程师们将其称为“悲伤之海”。

  埃伦·戴克作为星际贸易联合会(ICC)的专员前往调查,但是因为一场意外导致严重受伤,被送回地球治疗。在这段休养的时间里戴克想要弄清自己受伤的原因,于是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开始查阅过往关于LV-178的资料,发现这里早就已经被一家叫做维兰德·汤谷的公司开发过,用以采掘高度污染的特莫耐特矿石,“悲伤之海”就是因为早先开采的污染物泄漏造成的。

  当埃伦·戴克打算揭露这件事情的时候遭到了绑架,几名联合军事系统的雇佣军带着他返回了LV-178。在路上埃伦·戴克了解到自己是艾伦·蕾普利的后人,他在地球治疗的过程中无意间描述了自己在“悲伤之海”下面看到的“奇怪生物”。联合军事系统的人认为这种描述十分符合“异形XX121”的特征(早年维兰德·汤谷的生物技术部门对异形的正式编号)。

  于是悲催的埃伦·戴克被强迫作为“顾问”带到了LV-178地下的矿井中,在那里他们果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异形巢穴,而且这个巢穴似乎都是活物,其内部管道可以随意改变位置。经过一番交战他们成功捕获了一只“异形XX121”并将其封装。埃伦·戴克发现这里的异形似乎对他特别感兴趣,执着地想要将其捕获,联合军事系统的科学家告诉他异形的记忆可以在代际之间遗传,而且可以感觉到他就是艾伦·蕾普利的后人。

  最后死里逃生的埃伦·戴克和一些幸存的雇佣军成功带着一只异形样本回到了LV-178轨道上的母舰,雇佣军首领兴奋地向总部汇报这次成功地行动,并且更大规模的后续行动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围绕LV-178展开。

Q.E.D.


我单手握着方向盘没跟谁比赛